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RSS
请选择搜索分类 新闻 留学 专题

中国代表团按性别分房住 夫妻不住一块听从分配

发布时间:2012-07-21 08:59 来源:工大在线字号:T|T

  当地时间昨日上午,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飞碟男子双多向冠军、澳大利亚奥运六朝元老拉塞尔·马克开始来到伦敦后的第一天正式训练,不过他的心情并不好,因为他和同样要参加本届奥运会的妻子劳琳在到伦敦前收到了澳大利亚奥委会官员的邮件通知:在奥运村他们不能住在一起。这让马克和劳琳非常生气。

  马克夫妇携手征战 代表团不搞特殊

  马克是澳大利亚知名射击选手,这是他第六次征战奥运会,1996年和2000年奥运会他分别夺得飞碟男子双多向冠军和亚军。他的妻子劳琳也是一名优秀的射击选手,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获得飞碟双向第四名。这是他们首次一起出征奥运,不过在出发去伦敦前却收到了沮丧的消息。

  “澳大利亚奥委会告诉我们,如果我和老公想住在一起,我们只能从奥运村退房,然后自己付钱去住旅馆。我从奥委会官员那里得到了电子邮件,现在一切都无法改变了,我真的很郁闷。”劳琳说。马克也很生气,他抱怨说:“当初根本就不该让我和妻子坐同一架飞机来伦敦。”

  澳大利亚奥委会新闻官麦克·唐克雷德并没有透露如此做的原因,他只是表示这个决定是澳大利亚射击协会CEO尼克·苏利文最终做出的。不过,唐克雷德同时也警告了与劳琳同住的其他几位女射击选手,如果她们主动向马克提供住处,她们就只能使用一个浴室,“马克和劳琳应该理解,如果让其余女射击选手共用一个浴室那是不公平的,因为这会对她们备战造成影响,要知道这不是汽车旅馆,无法为两人提供一个舒适的住处,这里也没有多余的床。”澳大利亚代表团领队尼克·格林也表示此举并非针对马克夫妻,“这么做就是让所有队员都能在奥运村居住,如果对他们搞特殊化,会造成一系列坏的结果。”

  “其他夫妻选手无此要求”

  马克对澳大利亚奥委会的解释并不买账,他认为是劳琳无意中惹怒了澳大利亚奥委会。因为劳琳为一本杂志拍摄了性感封面,劳琳身穿澳大利亚代表性颜色黄色和绿色为主的比基尼出镜,右手拿着一杆猎枪。马克在接受澳大利亚《先驱太阳报》采访时暴跳如雷:“这真够愚蠢的,代表团有那么多同性恋可以睡在一间房里,但我们却被歧视!”马克甚至威胁会在奥运会开幕式穿男式比基尼表示抗议,“很多人都觉得男式比基尼比我们的奥运参赛服要好看得多。”不过,后来他表示这只是个玩笑。

  马克与劳琳的事情经过澳大利亚媒体报道后大肆扩散,不过澳大利亚代表团领队尼克·格林否认让马克夫妻分开住是出于上述原因。而澳大利亚奥委会新闻官唐克雷德也表示:“目前我们没有接到代表团任何其他夫妻选手要求住在一起的申请。而且我们无法理解,马克已经参加了六次奥运会怎么还不明白。”另外,北京奥运会跳水金牌获得者、澳大利亚选手米修·查理姆是公开承认的同性恋,唐克雷德还反驳了马克的说法,“在伦敦,澳大利亚代表团的同性恋选手都没有睡在一个房间的。”

  中国代表团在奥运村如何分配房间?

  张山:按性别分 夫妻不住一块

  澳大利亚参赛的夫妻选手拉塞尔·马克和劳琳不能在奥运村合住一间房引发了网友们对奥运村分房的关注。那么,中国体育代表团又是如何分配在奥运村的房间呢?昨天,成都商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四川奥运冠军张山和殷剑,她们都表示,中国体育代表团一般是按性别分配套房,不会出现类似马克夫妇的情况。

  张山表示,每一届奥运会奥运村的房间都是有限的,组委会会按照代表团参赛选手人数分配相应数量的套房,“代表团拿到一定数量的套房后,会再按照各运动队参赛人数分配相应数量的套房,这些套房可能一套有两个卧室,也可能有3-4个卧室。”张山说,“一般来说,中国代表团分配套房都是按性别,女运动员住一套,男运动员住一套,男女混住的情况一般不可能出现。”

  其实,中国代表团夫妻携手征战奥运的情况并不多见,外界印象深刻的只有射击队的王义夫、张秋萍夫妇。不过张山表示,即便这样,他们也没有住一个房间,“试想一下,如果这样,那是王义夫去女运动员住的那套房还是张秋萍去男运动员住的那套房呢?每套房有2-3个公用浴室,这样其他队员可能会感觉不方便。”

  殷剑参加了2004年和2008年两届奥运会,昨日她听成都商报记者转述了澳大利亚夫妻选手的困惑后说,中国代表团不会遇到这种情况,因为奥运村的房间分配要听从队里教练或领队的安排,“教练或领队会根据情况考虑如何分配房间,比如照顾年龄稍大的运动员等因素,但出发点都是出成绩、服从管理。”

  成都商报记者 盖源源

图库

更多

网友评论

排行

点击 评论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