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RSS
请选择搜索分类 新闻 留学 专题

学生登报道歉充满权力色彩

发布时间:2011-12-20 02:09 来源:字号:T|T

  大连的小学生谢某某,因为与同学说话时骂了邻班梁老师一句 “彪子”,被梁老师要求道歉。虽然父母委曲求全,提出在全校师生面前公开道歉,仍未获同意,只好按照梁老师的意思,花260元在报纸上登了一份公开道歉信,孩子这样写道:“我知道我伤害了您,请您一定要原谅我。 ”

  这个事情节之荒唐,影响之恶劣,再不必多说。问题还在于,孩子的父母当时为何会答应下来。他们好像有点主意,事前低三下四地乞求:能否带孩子当着全校师生道歉;他们又好像没了主意,被拒绝之后,既不去找班主任、校领导反映情况,又不去找教育部门讲理,就这么轻而易举被一个隔班老师唬住了。

  有两种可能。第一,这对父母天性懦弱,别人骑在脖上,也可以唾面自干;第二种,他们心智正常,明白如果不登报道歉羞辱自己,自己孩子一定会被报复;即使勉强求得表面的公正,骨子里也会受到沉重的伤害。其实很容易发现,他们是外地打工人员,这个身份是个标签,一般意味着既无人脉也无金钱。哪种原因可能都不重要,只要他们和别人都深知,自己是个弱者。

  我们接下来才会看到,一个以教师为职业的成年人,心胸狭窄到跟一个孩子不依不饶,性格狂野到要全城的人看到他的复仇。这是成年人在做梦或者白日梦里,才能有的胡作非为。有人说,这个人当时忘了师生关系。这话错了,这个人把握和利用的正是,师生关系里被高度异化的类似于“权力”的东西。

  从神圣无私到雇佣关系,从“你买我卖”再到高度功利,师生关系不断异化的极端表现就是:老师可以通过安排座位、请家长吃喝等小手段,把职业身份变现为“权力”,满足个人愿望。而师生的强弱关系又经常翻盘,倘若学生的父母掌握了强大社会资源,比如挣大钱做大官,那么又会发生作弊考生的父母痛打监考老师,或者老师在教师节主动向官员孩子送礼等等另一类荒唐事。

  师生关系是一种最基本的人际关系,它相对纯粹,又总是生动真实,反映出我们的生活。师生关系的异化,实际是人际关系紧张的一种体现,和许多社会生态同源同构。就好比医患关系中,患者按惯例给医生红包,患者又会因为纠纷痛打医生,这就是紧张人际关系的正反两面。

  从理论上,我们都有可能把自己的职责,变现为“权力”,去要挟当事人,“权力”越大,得到越多。只有教师节送礼这种恶俗已经成常态,才可能发生软弱的父母带孩子登报向老师道歉。这些弱者不敢相信公平公正,不敢相信找上级会有公道,不相信孩子的班主任会做主,也就是师生关系异化的重要成因之一。

  张健

  >>返回频道首页 返回本网站首页

图库

更多

网友评论

排行

点击 评论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