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RSS
请选择搜索分类 新闻 留学 专题

国内考培机构再陷GMAT“侵权门”

发布时间:2011-12-12 18:00 来源:字号:T|T

    国内考试培训机构又被国外考试机构起诉了。2009年5月,美国研究生入学管理委员会(Graduate Management Admission Committee)以“GMAT试题侵权”起诉北京博森公司,并索赔300万元人民币。

    近日,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调解下,双方达成和解,成为自1992年中国加入《伯尔尼公约》以来,中美之间众多知识产权纠纷中原被告双方未进入正式诉讼程序即达成和解的首个案例。与7年前新东方付出高昂赔款的官司相比,这场官司的结局算得上是个“喜剧”。

    一和一赔,无论结果如何,国内的培训业从这两次侵权官司中都该有所觉醒,奉行“拿来主义”的时代已经过去。

    培训机构再现“侵权门”

    对于中国普通公众来说,GMAC可能是一个很陌生的英文字母组合,但是一说起由它所主办的GMAT考试,却是一项影响到全球所有想进全球顶尖商学院读MBA和其他商科硕士项目的申请者的重要考试。

    截至09年,GMAT考试已被全球1500所商学院和1800个工商管理学习项目采用为入学考试,参加GMAT考试获取700以上的高分,就相当于拿到了哈佛、沃顿、斯坦福等全球顶级商学院的“金色敲门砖”。在中国内地,每年约有1.1万人次报名参加。

    GMAC与博森交叉的原点正是GMAT考试。

    作为一家专门从事GMAT、托福、SAT等出国语言考试培训的机构,在2008年之前,博森的名字几乎没有在具有公众影响力的媒体上出现过。去年起,博森逐步在广大GMAT考生中声名鹊起,主要原因是05-07年经由博森培训后获得GMAT700以上高分的考生,逐步留学到美国各大顶级商学院。仅08年就有70多名博森GMAT学员拿到美国排名前20商学院的OFFER。

    由于GMAC并没有在中国设办事处,也没有代理机构,所以在中国并不知名的博森,却因为这些在美国名校就读的中国高分考生引起了GMAC的注意:他们将自己GMAT考试时的考题进行回忆,并在网络上将所有套题以他们的老师管卫东的名字简称“GWD”进行分享,进而被各大门户网站、备考论坛上的GMAT考生奉为“秘籍”、“真题”而疯狂流传,GMAC正是依“GWD”这三个字母在网络上搜到了管卫东这个始作俑者,进而找到了博森这个中国GMAT培训界的“隐形大户”。

    2009年5月12日,GMAC将一纸诉状递交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理由就是北京博森公司侵权使用了其拥有知识产权的GMAT试题,并提出索赔人民币300万元。

    经调解两机构握手言和

    事实上,被国外考试机构起诉侵权的中国教育培训机构,博森并不是第一家。

    早在2003年,ETS(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曾联手GMAC与新东方第一次过招,以新东方“未经同意,大量复制、出版和发行自己享有著作权和商标权的GMAT、TOEFL、GRE考试试题”、侵犯了其著作权和商标权“为由,将新东方告上了中国的法庭。新东方最终赔偿ETS和GMAC经济损失人民币640万元。

    两次官司,不同的被告,但原告方里都有GMAC,起诉理由均涉及到GMAT试题。时隔7年,北京博森却得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结果。

    与2003年ETS起诉新东方一案中当事人双方大打口水战相比,本案的发展颇有戏剧性——作为被告的博森高层在法院首次聆讯时就痛快承认了侵权责任,但表示侵权更是出于无奈,原因是当时即使现在在中国境内也没有直接获取GMAT备考资料的官方渠道,广大考生进行考题回忆并作为课堂资料确实是出于无奈,并一再诚恳表达愿意和解。

    或许是被告尊重知识产权、知错认错的诚意打动了原本“怒气冲冲”的原告,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调解下,2009年11月23日,GMAC与博森握手言和。

    按照承诺,北京博森销毁删除了网站和备考资料的侵权内容,并在博森官方网站转发了《GMAC致GMAT潜在考生的重要通告》。当然,博森也向GMAC支付了一笔赔偿金,至于赔偿金额,该公司总经理李蓓没有具体透露,只是含糊表示:“肯定少于300万。”

    考试文化差异引发“侵权”

    用真题、模拟题做备考资料,考完试对答案……这些在中国学生眼中司空见惯的复习模式,在美国,却被看做是侵权。究其原因,还是两国不同的考试文化。

    与GMAT类似,托福、SAT等考试也一直奉行不公布试题的原则,每次考试的题目均由题库中选用。由于这些考试每年都有多次考试机会,如GMAT每年考5次、SAT每年考9次,难免会出现试题重复的情况。所以,出题方不愿意试题公诸于众,导致考试出现不公平。相比之下,中国的高考、研究生考试、公务员考试一结束,真题、答案“漫天飞”,任何人都允许对试题评头论足。

    同样是考试,放到不同的国家就有了不同的“规矩”。

    GMAT知名讲师管卫东表示,中国现有教育体系中,只要有考试,就会有随之附生的考试培训,而培训的形式就是以做真题、模拟题为基础,这导致很多学生在准备国外的考试时也想尽各种手段去获得真题,于是就出现了网上传播GMAT真题等在美方看来属于“侵权”的行为。GMAC提供的数据显示,中国约有400多个网站和BBS在传播GMAT试题。

    “我们和GMAC之间一直有一个争议,就是这个题目到底对考生有多大帮助。”管卫东介绍,调查数据显示,从1998年到2003年之间,GMAT试题没有出现过泄题事件,而这段时间中国学生平均分数在610分左右,自从2003年以后,网上有人传这些题目之后呢,考生平均分也不过在612到610之间。“换句话说,其实这个题目本身,并没有对学生的分数有一个质的影响。”

    管卫东表示,GMAT作为商学院的入学考试,与其他美国通行的研究生类考试GRE不同,GMAT更确切地说是一种商业思维考试,把考生放到一种接近于真实的商业决策思维情景下进行选择,利用各种不同的套路考题,验证出一个学生的真实能力点,这也是为何越来越多商学院把GMAT考试作为录取学生的标准。“考题的真正价值并不是对学生成绩有多少帮助,而是让他们明白:我该从什么角度,以什么样的原则,去准备这个考试。”

    出国培训业面临新挑战

    从7年前的新东方,到现在的博森,国内培训机构屡被诉侵权的背后实际是一个如何尊重知识产权的问题。依靠“题海战”、真题训练、总结做题套路的出国考试培训模式已然不能适应新时代的需要,“创新”成为摆在出国培训机构面前一个共同的问题。

    “必须要有自己的独门秘籍。”博森市场总监陈亚峰坦言,国外考试机构为什么要频频起诉中国的培训机构,关键是中国的应试培训模式有问题,这应引起所有出国培训机构的反思和重视。

    管卫东也表示,通过这起官司,希望能终结中国研究生出国考试培训的混沌时代,引导整个行业向健康、有序的方向发展。

    事实上,国外的考试机构也在顺应时代的变化。新托福增加机考后,对考生的语言基础能力提出更高要求。过去那种通过背真题、靠题海战的备考方式已经很难再取得高分。而另一方面,国外考试机构也加大了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近日,美国《商业周刊》报道,GMAC正在全力打击非法提供GMAT资料的诸多网站,同时还采用了高科技手段对“代考者”予以追查,此次打击的重心就是在中国。

    陈亚峰表示,各类出国考试的变化对培训机构提出了更高要求,机构应在创新和研发自己的独有教学体系上多下工夫,谁能尽快拿出一个切实有效的培训体系和思路,谁就能迅速占领市场。

    “如果其他机构没有意识到这些,或许,博森不会是最后一个被告侵权者。”

    本报记者 张灵

图库

更多

网友评论

排行

点击 评论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