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RSS
请选择搜索分类 新闻 留学 专题

80后打工者:最讨厌别人称他们这个群体为民工

发布时间:2011-12-21 02:28 来源:字号:T|T

新一代打工者在春节后开始寻找工作机会摄影/范辉
  “珠三角用工荒记者调查”之一

  “我的偶像是李宇春我找工作看重"发展空间"”———

  当全世界都在为经济复苏乏力、失业率节节攀升感到无奈时,中国却在上演用工荒。长三角、珠三角制造业基地用工告急,而此前的劳动力输出大省四川、湖南、安徽等地的民工输出数据也不容乐观,春节一过,涌向工厂的打工者如同流过沙漠的河流,一夜之间就消失了。用工荒是否真的存在?打工者到底去了哪里?中国人口红利难道如此之快就结束了?记者春节过后探访珠三角广州、深圳、东莞多个城市,试图追寻消失的打工潮,并试图寻找打工潮潮起潮落背后的隐秘动力。

  在深圳最大的劳务中介招聘会上,无论招聘企业还是求职者都在忍受着潮湿天气的煎熬。菜市场的馊味和人们的汗水味混合在一起,让人一秒钟都不愿多待。当地最大企业富士通凭借世界500强的头衔还能引起求职者的兴趣,而大多数企业都在苦苦等候应聘者。

  “马上叫我去上班的都是烂公司”

  1987年出生的周丽已经是第三次来这个招聘市场了,黑黑瘦瘦,挎着一个印有卡通图案的小包。楼上楼下一通转悠,偶尔坐下去和企业招聘方聊两句。一个上午,手里的十份简历都没有发完。“马上叫我去上班的都是"烂"公司,有的公司待遇不错,只会叫我等通知。”但她并不着急,今年招工企业多,至少转到元宵节以后。

  在周丽的家乡湖南邵阳,像她这样春节刚过完就来广东的人并不多。以前在广东做个零散的短工、服务员、超市推销员,现在她希望找个公司文员做。不过企业的需求和她的预想有差距。“基本每个岗位都需要2-3年的从业经验。要懂外语,有业务关系,这些我一样没有,我不是他们那盘"菜"。”

  对珠三角企业而言,现在真不是挑剔的时候。如果技术员、业务员还能再等等的话,流水线工人的缺乏已经让企业开始“淌血”。许多工厂的订单已经排到6月,一些工厂甚至排到了四季度。“消失的需求又回来了,但工人不见了。”这意味着只能数着工人接订单。习惯了工人簇拥的加工业遭遇招工难,心理落差更大。

  事业单位面试技巧简历薪资行情理财

  ·

  ·

  ·

  ·

  ·

  ·

    金融危机的时候“他们招个车工还要考英语”

    不过像周丽这一代似乎并不愿意像他们的父辈一样顺从地走进工厂。周丽念过三年中专,后来自考大专,学服装设计,实际上就是裁剪,典型为服装厂培养的学生。但她绝对不想成为一名服装厂车工。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东莞制造业遭受重创,企业纷纷裁人,她跑到东莞一家服装厂面试。“车工居然还要考英语。”

    现在,对话双方的地位发生了对调,劳动力进入卖方市场。为了吸引工人,广东企业纷纷调高了薪水,平均幅度达到15%-20%,平均薪水达到1800-2000元,即便这样还是缺乏吸引力。“食堂的饭菜没法吃,每天就是上班下班,没有任何休闲娱乐,还有什么意思呢?”周丽抱怨。现在对她而言,她找工作最看重的是——用她的话讲叫做“发展空间”。

    这个词以前和民工毫无关系,务实的老板甚至会觉得可笑,现在却不得不慎重对待。“要是做得好,可以有机会升职,并被培养成为跟单员、业务员,优秀员工有机会去国外考察,有国外工作机会。”一家台资的服装厂在展板上把“发展空间”用黑线标注,希望路过的求职者能够留意到。

    “我最想招的是老实的女孩子,因为女性比较细心,好管理。”深圳市德仓科技的招聘专员熊牛典说,不过现实让他不断降低条件,男女都可以,年龄也从20岁扩大到了40岁。他的工厂要招100个人,几天过去了,只有十几个人去面试。“在这个市场里,只要有身份证的人都能上班了。”

    “我们和父母那一代的相同点就是户口还在一处”

    周丽最讨厌人家称呼他们这个群体为民工,“我父母的确是打工的,他们很辛苦,我不想像他们那样生活。”

·

·

·

·

·

周丽说她自己的偶像是李宇春,自己还曾经给她用手机投过票。“她(李宇春)从什么也没有变成一个大明星,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呢?难道我们就应该天天在那里车衣服?”23岁在家乡,周丽应该早就嫁人了,她觉得一结婚就有负担,自己还没玩够。虽然逛了三个招聘会没有结果,但她说没什么压力,家里也不等着她养活。

  来广东并不只是为了挣份工钱,这事关梦想。“有朝一日站稳了脚跟还要创业。”如果我们和父母这一代有什么相同点,那可能是我们的户口还在一个地方;如果和大城市同龄人有什么不同的话,也许只是户口本上的农民两个字。”

  廉价劳动力再也不会有了

  在招聘会上,600多家企业提供了近万个工作岗位。深圳人才中心举办的“春风行动”招聘会上,1400多家企业提供了4万多个岗位。但互相的挑剔和隔阂让用工缺口越演越烈。虽然很多企业不愿意承认,但事实是廉价劳工再也不会有了,那些吃苦耐劳的60后、70后民工已经逐渐退出打工潮的第一阵营。

  而80后、90后打工者绝对不是企业可以“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一群“劳动大军”。他们个个怀揣梦想,觉得自己很重要,在熟人面前讲不停,在生人面前一言不发,喜欢漂亮的男生,或者酷的女生,对权利、尊严、幸福有着执著的追求。如何让周丽这些80后、90后新一代打工者体面地工作,有尊严地生活,与眼前这个由60后、70后主导的社会更好地融合,也许这才是解开用工荒的根本课题。 (来源:北青网)

图库

更多

网友评论

排行

点击 评论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