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RSS
请选择搜索分类 新闻 留学 专题

揭秘援交女生活状态:一个星期稳赚一万块(图)

发布时间:2011-11-26 21:09 来源:字号:T|T

她们究竟在想什么?这是一场关于援交女孩的正经调研,可惜直到最后,女孩们的思想依旧像是蒙上了一层厚厚的迷雾,或许未曾有人读懂。广州大学城

工大在线

工大在线

广州大学城兼职网


  她们究竟在想什么?这是一场关于援交女孩的正经调研,可惜直到最后,女孩们的思想依旧像是蒙上了一层厚厚的迷雾,或许未曾有人读懂。

  “为什么你们能忍到20岁还没有性行为?”

  “我真不明白,20多岁还用家里的钱,你们不觉得羞耻吗?”

  9月17日晚7时,广州客村地铁站附近一家面朝马路的快餐店里,未满18岁的援交女孩将正在调研援交女的在校大学生阿欢(化名)和斯文(化名)问得面红耳热。

  “她们以为,我们的世界和她们一样,十几岁有性行为很正常。”阿欢说这话时带点儿颤抖的笑腔。

  她们彼此难以理解。

  这场不和谐的见面并非偶然,促成它的是一个调研项目。广东商学院的几名大四学生申请的“援交女调研”课题获得有关基金的支持。

  

  她们究竟在想什么

  在校大学生申请调研“援交女”

  今年6月,广东商学院的5名在校女生和1名刚刚毕业的师兄,提交的“援交女调研申请”正式通过。阿欢和斯文是调研小组的成员,主要负责与援交女孩接触。

  当初,她们在“调研目的”一栏写下:我们希望,我们的调研能使走在分岔路口的女孩儿们选择更加理性。

  阿欢和斯文一直在纠结:她们究竟在想什么,是什么力量让援交女孩轻易跨越了她们心里不可逾越的道德鸿沟?

  这个调研的确立源自一个师兄的建议。去年6月,大四忙于找工作的阿力(化名)在网上遇到了一个有过几面之缘的女孩,起初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直到对话框弹出6个字:“有人想包养我。”

  阿力瞬间瞪大了眼睛。虽然之前也听说过“援交”,但从未想过会真实地发生在自己身边。女孩也没避讳,向阿力讲述了入行的原因、客人的形色,甚至是自己的价码。

  那个晚上,阿力彻夜未眠。他想到了广东人文学会廖冰兄人文专项基金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廖冰兄基金”)所设的“大学生底层调研活动”,他想提交申请调研援交女孩。但大四找工作的压力让这个想法最后不了了之。

  今年初,阿力收到师妹斯文的“求救”做什么课题好,阿力马上建议她做“援交女调研”。

  今年6月,廖冰兄基金组织的第三届“大学生底层调研活动”开始向全省各大高校征集选题,斯文等提交了“援交女调研申请”,最后获得通过,为期5个月。廖冰兄基金还组织了一个“重量级”专家团给调研小组上课,有中山大学人类学系、社会学系的专家、教授,有知名的媒体人。

  一场不和谐的见面

  反问大学生20岁还用家里的钱

  寻找援交女孩并不费劲,但如何约她们出来则十分困难。没有经验的女孩们被骂了很多回。

  转机出现在9月份,先是阿力成功约见了一个女孩,后来斯文和阿欢也约到了两个,其中一个还是中介,正好符合调研要求。

  “HI,是你们吗?”斯文尽量让自己语调平淡,希望开场白能自然流畅。

  对面的两个女孩实在太普通。做中介的女孩很随意,素颜,简单将染过的卷发扎在脑后,一件格子衬衫、一条牛仔裙。另一个则化着粗糙的妆,穿一条黑色连衣裙。

  “外表普通,身材娇小,除了说话张扬外,几乎毫无特点。”这是斯文的第一感觉。接下来两个小时的交谈,才真正让她们觉得“不懂”。

  “为什么出来做援交?”斯文小心翼翼提出了最大的疑惑。“因为不想花父母的钱,我想靠自己的能力赚钱。”做援交中介的女孩很认真地说

  她们对于做援交似乎引以为傲。女孩甚至有点不屑地反问:“我真不明白,20多岁还用家里的钱,你们不觉得羞耻吗?”

  斯文和阿欢面面相觑,然后,低头摆弄手里的吸管。

  接下来的谈话更加露骨。

  她们开始炫耀客人们对她们如何体贴,甚至包括床上的表现。

  “她们很好奇,为什么我们能忍到20岁还没有性行为。她们以为我们的世界和她们的一样,十来二十岁有性行为很正常。”阿欢说这话时带着有点颤抖的笑腔。阿欢觉得,尽管是同龄人,但彼此间似乎都不懂对方。

  当天晚上,两个女孩彻夜未眠。她们不知道援交女孩究竟在想什么,是什么力量让援交女孩轻易地跨越了她们心里不可逾越的道德鸿沟?

  援交女孩或许也很纠结,她们临走前,也扔下了自己的疑问:“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做这样的调研,吃饱饭没事干吗?”

  

  大多并没有心理问题

  因物质需求的占多数

  10月30日,调研团队进行了答辩,正式结题。

  虽然只有5个月,但和援交女孩面对面接触过后,阿力觉得这份调查报告可以做到用理性的视角调研援交现象,得出的结果也验证了他们事先设定的假设:社会对援交女孩的理解是有偏差的,援交女孩对爱情、婚姻并不绝望。她们大多并没有心理问题,因物质需求做援交的占多数。

  如今,她们只希望这份不算“专业”的调研报告能引起社会对援交女孩的关注,同时,也希望走到分岔路口前的女生们能更理性的选择。

  存钱才能让我有安全感

  想象中的援交女孩,理所当然应该有一个凄凉的理由:单亲家庭中长大,缺少父母关爱,或是被逼“卖身还债”……对于这样一个身份,她们心底深处会觉得难过、无奈,然后用自负的语言掩饰慌张与自卑。

  后来我才知道,现实中的援交女孩听到这些,会哈哈大笑,嘲弄我“胡说八道”。

  11月14日晚上9时,我终于第一次见到了现实中的援交女孩阿猫(化名)。

  “问吧!什么都可以。不用忌讳,我打算出书。”

  这样“大方”的开场白,我有点儿不好意思。

  眼前的阿猫,身高1.50米左右,大波浪的金黄色长卷发一直垂到腰间。上身一件白色T恤衫,搭配一条桃红色运动裤,让本来就黝黑的肤色显得更加暗沉,皮肤很光滑。站了一会,她说累了,像小猫一样蜷缩进沙发里。

  我对眼前的女孩生出怜惜,心里已经认定,这个女孩背后应该有一个凄凉的故事。

  但接下来的交谈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阿猫在天河区某知名大学读大三,法律专业,家境不差,家中独女。这一切和我心目中的援交女都画不上等号。按照阿猫的说法,走上这一行似乎算得上是“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

  有一天,还在读高中的阿猫,在QQ上碰到了一名上海网友。她告诉阿猫,只要邮寄一条穿过的内裤去上海,就能给她两百块。阿猫不敢置信,抱着试试的态度,她把内裤包了整整五层,寄往上海。

  “我最担心警察抓我。”当时的阿猫还是一个天真的女孩。

  “没想到赚钱居然这么容易。”仅仅忐忑不安了两天,阿猫就收到了第一笔转账。

  阿猫陆续将内裤寄往上海,同时也迷上了QQ。不时弹出的提出要伴游、有偿“拍拖”的陌生人,阿猫也会直接加为好友。

  开始,阿猫只是帮正在做援交的朋友做中介,陪她们见客人。慢慢地,她发现中介费还是不够花,阿猫决定开始做援交。

  阿猫说,走出第一步后一切就变得顺理成章。现在,阿猫除了自己找客人外,也会让中介帮忙,每天有忙不完的生意,“一个星期赚一万块不成问题。”阿猫似乎讲述的是一份正当且光荣的职业。

  我始终希望能从这个女孩身上找到一点儿别的,“你从来没觉得难过吗?”

  “没有,其实没什么好惊讶的,我要多存点钱,存钱才能让我有安全感。”来源DOW)

图库

更多

网友评论

排行

点击 评论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