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RSS
请选择搜索分类 新闻 留学 专题

德甲球探为中国足球建言:发展足球需要专业球探

发布时间:2015-08-16 07:05 来源:新华网字号:T|T

  新华网柏林8月15日体育专电(报道员奥利弗·特鲁斯特)曾带领中国国青队在世青赛上大放异彩的德国足球专家克劳琛说过,中国发展足球不光需要更多的教练员,还需要众多能干的球探。足球人才再多,没有球探的慧眼也会被埋没,在这方面德国可以成为中国的好榜样。

  在德国,每个德甲和德乙俱乐部除拥有2名至8名全职球探外,还有一些兼职球探为俱乐部四处猎取后备人才。此外,德国足协在全德设置的366个足球基地也使德国遴选足球人才的伯乐网络覆盖了城市、乡村各个角落。据德国足协官员介绍,每年全德国有60万的孩子能够受到专业球探的观察。有这么一个庞大的伯乐团队,千里马何愁不被发现?

  为探究德国球探究竟,新华社报道员专访了33岁的德甲霍芬海姆俱乐部球探团队负责人施波尔斯。霍芬海姆是队员平均年龄最年轻的德甲队之一。仅就发现年轻才俊而言,霍芬海姆队被认为是德甲队中的一个佼佼者。

  以下是新华社报道员对施波尔斯的独家专访:

  报道员:据说您开车、打电话两不误,这是否意味着您作为一名优秀球探得一心至少二用?

  施波尔斯(笑):只要你开车时使用电话免提功能就没问题。不过您的问题大方向没错,干球探这一行的确得忙而不乱,井井有条。

  报道员:好球探到底要有哪些素质?

  施波尔斯:球探就如同掘金者。我希望我们队的球探随时随地向我通报人才信息。无论几点,无论他身处世界哪个角落的球场,我都希望他们打电话告诉我:喂,头儿,有那么个家伙在球场上表现很特别,他可能很适合为我们干。我告诉他们得像在松林里四处嗅松露的猪那样敏感,能够为发现特殊人才手舞足蹈。当然,干这一行你可能大部分时间坐在球场里找不到这种感觉。

  报道员:您意思是除了专业技能,球探还需要有激情,要有猎人的本能?

  施波尔斯:这是必须的。但是更重要的是要会甄别符合我们球队理念的人才。这种球队理念是有明确界定的,不与其他球队雷同。我们更希望本队一抢下球就能迅速由防守转为进攻,六到七秒内就应该进球。作为霍芬海姆队的球探,你得时刻记着这一点。好球员多了,但并非每个人都适合我们。

  报道员:球探需要哪些培训,有统一的培训大纲吗?

  施波尔斯:每名球探都得是分析比赛的专家,也就是说得有很强的分析能力。以前为某教练作过比赛分析师会很有用。你得知道在某个战术系统中防守队员应该做什么,得能看出某名球员具有适合本队特殊需要的才能。至于球探培训,目前并没有真正的培训大纲,但德国很快就要建立起一个球探培训计划了。一个私立大学不久将会启动这么一个项目。不过一般而言,目前还是各俱乐部负责培训各自的球探。

  报道员:你们的球探有不同的年龄层次吗?

  施波尔斯:一个队拥有不同年龄和个性的球探很有好处。他们对比赛有各自独到的看法。我们有名全职球探已经63岁了,他很有经验,曾是很成功的青训教练。但年轻的球探也有自己的优势,他们善于利用先进技术,比如技术数据库。我很喜欢我们的球探团队老少结合,这有助于尽可能全面掌握某球员的众多特点

  报道员:您观察球员时都观察什么?

  施波尔斯:他比赛时表现出的球技。如果正是我们需要的,你还需要观察他场下的表现,包括赛前、赛后和坐替补板凳时他都做些什么,由此能看到他的哪些性格特点。你可能还会去看场训练,为一系列问题寻找答案,比如他在没有大赛的日子里是否也能高强度地参加训练。还要观察他的日常生活。总之需要尽量多角度了解某球员。

  报道员:你们队是否既有您这样的全职球探也有兼职的自由球探?

  施波尔斯:我们主要聘用全职球探。作为补充,我们也用部分时间为我们干活的兼职,因为你不可能无所不在,而且你也得善用自己的时间。对俱乐部球探团队来说,最重要的是大家都有明确分工并良好合作,只有这样才能有效探访符合我们标准的球员。最重要的是得有一个很好的球探关系网。

  报道员:寻找后备人才你们重点关注德国或世界哪些地方?

  施波尔斯:各队做法有所不同。要么拥有一个覆盖全球的球探网,要么像我们队一样选出对本队重要的市场或国家集中关注。比如说你认定亚洲市场目前很有意思,你就得去观察洲际比赛,比如17岁以下世锦赛、21岁以下南美杯。也可以通过电视录像做球探工作,如今世界各国每场比赛都能找到录像。如果我们发现某个国家有意思,我们就会有人去看该国联赛某个比赛日的所有比赛录像,这需要看两三天,但这已比派个人去那个国家待四个星期要效率高了。当球探有一点至关重要,就是得高效,你得做事有条有理,不能过多浪费时间。

  报道员:你们考察后备人才从什么年龄段开始?什么时候可以说某球员条件成熟了?

  施波尔斯:首先我们队球探的考察范围是俱乐部周边八、九十公里。我们也会考察十一、十二岁的少年。我们有一组人专门负责考察这些所谓的未来之星。这些有才能的少年大部分我们会让他们留在他们自己的业余俱乐部踢球,但会定期请他们来参加特别培训。他们在假期来参加训练营,仍是他们自己俱乐部成员,但与我们开始建立起特殊纽带关系。

  报道员:那你们正式考察的年龄段呢?

  施波尔斯:通常我们考察从14岁以下年龄段正式开始。从16岁以下年龄段起,人才会和我们始终在一起,加入我们的青训营,包括那些来自外地的人才。我们有专门的球探分工负责16岁以下直至一队的各年龄段的人才考察。职业球探负责从十七、十八岁开始的人才考察。从这个年龄段开始球员有望升入成人队。

  报道员:就是说考察对象到这个年龄段你就可以告诉他是否有戏?

  施波尔斯:从青年队到成人队是最大的一个台阶。我们首先让年轻才俊在我们的23岁以下队打较低级别联赛,让其发展,只有少数19岁以下队球员能直升成人队。我们会为每名球员量身订制发展计划。大多数球员需要一些时间适应成人比赛节奏。有些人在我们自己的23岁以下队发展很好,还有一些人会被租借给其他俱乐部打一年二队比赛,让其发展。

  报道员:你们怎么建人才数据库?

  施波尔斯:每名球探会为他观察的每场比赛写报告,建立球员档案就是这么开始的。比如你要记下对球员能力的观察,并评判他的战术技能、总体协调能力、体能发展等等,尤其要关注他的未来潜力。你可以想象我们一周要看很多比赛,观察很多球员,为了充分利用观察所得,建立精心设计和有条理的人才数据库非常重要。如果没有个数据库,以有利未来便捷调用的方式录入信息,大量人才的观察信息就会白白浪费掉了。

  报道员:俱乐部会为自己的球探如何开展工作规定行为准则吗?

  施波尔斯:没有总体的行为准则,但毫无疑问我们要坚持高标准。比如我们不会随意许诺什么。在霍芬海姆俱乐部并非球探给球员合同。涉及与某球员或其家长签约,我们会提供意见,但签约是俱乐部总经理决定的事。有一点很重要,如果大家都知道你办事效率高,可靠,有信誉,你就会赢得尊重。我们不能给任何人许诺他未来三年一定能升入一队,我只能向他保证会给他尽可能最好的培训,并始终坦诚待他。

  报道员:也就是说让年轻球员看到升入一队的希望比钱更重要?

  施波尔斯:本赛季我们又将有一支非常年轻的一队,这本身就是给所有球员和后备人才的一个积极信号。

  报道员:像中国这么大的一个国家您建议应该建一个什么样的球探体系呢?

  施波尔斯:最重要的是要有一个层次明晰的结构体系,在全国各地广布专业球探,并对各层次球探应做哪些工作有结构明确的规定。还得认真挑选称职的球探,并确保他们不断接受培训,几个月就去参加一次培训课。培训教练也很重要,在各地区都需要有培训和发现人才的基地。

  报道员:中国并没有像德国一样覆盖全国的职业足球俱乐部体系。如今中国正在发展“校园足球”。

  施波尔斯:中国这么大,发现优秀足球人才最佳途径是通过各地区锦标赛或高校锦标赛。需要建立地区锦标赛体系,这种联赛体系可以确保全面观察球员和后备人才。而且不要忘了球探和教练培训。在地区锦标赛之上还需要建立更大地区的联赛等等。中国那么大,人们对体育又那么有热情,对球探来说简直是天堂,有很多很多工作可做。

更多

网友评论

排行

点击 评论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