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RSS
请选择搜索分类 新闻 留学 专题

张国荣最后讯息曝光 哥哥十周年音乐会唐唐现身(图)

发布时间:2013-04-01 17:33 来源:国家能源网字号:T|T
        

  昨晚,《继续宠爱·十周年·张国荣&10周年纪念音乐晚会》在香港红磡体育馆举行。张学友、梁朝伟、陈慧琳、周慧敏、黄耀明、苏永康、张智霖、张敬轩等到场献歌。张国荣生前经纪人陈淑芬当场公布了神秘讯息,称她当年收到张国荣电话的同时,也听到一个声音,说:“我终于可以舒舒服服地睡觉了。”

  □同行眼中的张国荣

  三位大腕眼中的大演员张国荣

  采访导演张黎,曾这样问他:“明星和大演员最根本的区别,在你看是什么?”为啥非让他“看”一下这之间的完全不同?因为先前张黎是以影视摄影而著名。他并不多想,随口即冷静回了一句:“你没在摄影机后边站过,所以不知道。镜头不是肉眼,它会把任何人的任何精神光采或气质欠缺,放大无数倍。镜头之后,明星就是一层壳。而大演员的表演,能直戳人心,冲得你当时必须垂下眼皮!”

  张黎话还没说完,我当即想起另外一位导演叶大鹰,也在采访中向我说及张国荣演《红色恋人》的一段戏——先稍微想一想,诸多内地明星装这腔作那势所演过的革命先辈……所以还别怪观众不待见那些为献礼而拍的非典型大片,真得说某些演员都把革命者给演木偶了。

  张国荣在《红色恋人》中,演一个瞿秋白式的革命家“靳”。张国荣一条红围脖,嘶着嗓音一段革命演讲,震得我内心直打颤。他演的革命者,因头部受重伤而患有间歇性狂躁并时时出现幻觉——经常把陪在身边的年轻女同伴秋秋,误认成为掩护他而牺牲的前妻。秋秋却被主人公“误会”自己时所表现的勇敢、智慧、风采强烈吸引。之后秋秋意外被捕身陷囹圄,此时腹中已怀上他的孩子。

  影片拍摄中,张国荣演“靳”在秋秋被捕后读秋秋留给自己的情书。当时已完全入戏的“哥哥”,情动于中,声音颤抖着念秋秋留给他的话,泪只在眼眶里一圈圈盈漪却没流出来……

  尽管就是在拍一段虚构故事,可“哥哥”的真情,却震撼得整个片场鸦雀无声。导演叶大鹰那时脑袋探在监视器后,早已涕泗横流,一声激动暴喊“这条过!”

  可“哥哥”这时却静静走来,手轻轻搭住导演肩膀小声说:“不行!还得再拍一条……”叶大鹰惊问:“为什么?”“哥哥”对他说:“刚才,我心里稍一错,感觉眼神和声音就差了那么一点。”于是整段戏重新来过。这一次“哥哥”的表情和泪水徐徐交错,那鬼使神差的“无声”表达胜过了他上一条的有声有泪。现场的演员、场工们无不泪流满面……

  曾问葛优:“演到现在,最过瘾的戏,是哪一出?”葛优习惯性眯一眯单眼皮,说:“应当是和张国荣在《霸王别姬》里那段牵手曼舞吧……”

  这就是张国荣。他不仅仅能《阿飞正传》《纵横四海》,还照样能以灵魂入戏而变身最红色的恋人革命家。“哥哥”永远不会让观众产生这样的误会——沾一回茄子角色,后边再演谁都带紫色儿……(何东)

  □音乐里的张国荣

  别忘了原创歌手张国荣

  十年之后风再起时,身边已经没有张国荣的身影,但风却依然继续吹,“留下只有思念,一串串,永远缠”。十年的时间,随着文字化,甚至戏剧化的解读,张国荣慢慢被定格在了明星、巨星这样的标签之上,而对于他本职的回溯,却反而变得越来越模糊。但有时候这些专业成绩,反而和他的明星身份慢慢剥离,后者越纪念越牢固,前者越缅怀越模糊。

  其实,对于张国荣的定位,首先就是歌手。1977年,正是凭借翻唱唐·麦克林的一曲《美国派》,张国荣获得“亚洲业余歌唱比赛”的香港区亚军,由此开始正式进入歌坛。和现在的许多歌手一样,由于过于前卫的造型,以及孤傲的气质,张国荣早年的发展并不顺利,最早的两张唱片发行后,问津者寥寥。直到随恩师黎小田加盟华星唱片,才终于凭借《风继续吹》为人所知,并继而以一曲《Monica》咸鱼翻生,从而开启了上世纪八十年代谭张争霸的港乐盛世。对于现在的人来讲,张国荣的经历足以说明,选秀其实是歌手入行的一个极好平台,完全可以成为流行乐坛的正能量。

  如果说娱乐圈是一个染缸,而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香港乐坛更被指摘为商业气息浓郁,那么张国荣则更多的是将此当作一个课堂,从中享受到了音乐的成熟和成长。在《风继续吹》《有谁共鸣》《当年情》《共同渡过》等这些流行经典的光芒背后,除了张国荣的声线慢慢打磨得更磁性,对于歌曲的处理更完美之外,则是他歌手身份的悄然升级。从1983年首次尝试填写《情自困》歌词开始,张国荣在演唱其他音乐人作品的同时,也慢慢由唱歌这种单纯的代入表达,拓展为通过创作来完成独特的情绪展现。事实上,在张国荣的个人作品里,其中有30多首都是出自他本人手笔。甚至他还曾经为周慧敏、王菲和许志安等其他歌手创作过歌曲。在如今这个不标榜自己是唱作歌手就掉价的时代,张国荣对于创作才华的低调,实际上也应该是整个乐坛应该学习的榜样。创作是水到渠成的一种自然过程,而不应该是一种包袱,更不成为卖弄的工具。

  从歌手到原创者,从唱片公司包装到自我心境袒露,即使一直处于流行乐坛的最前线,身背许多歌手无法体会的压力,但张国荣却依然通过音乐,一步一步走向人格的独立。他的脚步,对于许多被娱乐同化的曾经的音乐人来讲,无疑是一种最好的反讽。在无数人只是聚焦于他的明星光彩时,张国荣的艺术独立性、创造性,以及对音乐梦想的执着、坚持和永不放弃,同样带给人许多的暖意。(爱地人)

  □电影里的张国荣

  哥哥用天赋雕琢完美

  张国荣在银幕上的影响力来自于他从影24年61部作品的天赋高产,也来自于他完美主义的角色塑造。

  我对他最初的印象来自于吴宇森的《英雄本色》,那里面的张国荣满脸阳光、一身正气,严肃之余略带鬼马的神情令我记忆深刻。第二个印象来自于徐克的《倩女幽魂》,这部片子几乎成了聊斋中《聂小倩》的标准经典,后人无论如何翻拍演绎,总会拿来与徐克这一版做比对。而比对的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新版小倩有没有王祖贤美,新版宁采臣有没有张国荣俊,这让许多后继者徒生感叹,纵然俊美可比,如此刚柔平衡的状态难追。而张国荣的别称“哥哥”也正是从那时开始被广为传颂。

  张国荣是幸运的,这幸运来自于他从影多年合作的导演,从吴宇森、徐克、尔冬升到王家卫、陈凯歌、王安忆……他因此参演了太多不同类型的片子。所以张国荣留下了他灿烂帅气的一面,也留下了忧郁沉闷的一面,拍摄过开心娱乐的作品,也演绎过堪称文艺的经典。每每回忆起来,人们总会对《霸王别姬》中的程蝶衣赞不绝口,也会对《东邪西毒》里的欧阳锋念念不忘,会对《春光乍泄》中何宝荣与影帝擦肩而过扼腕叹息,也会对《阿飞正传》中旭仔的精彩表演而击节叫好。一个人竟然能够留下如此多的经典,难怪有一种评价——我们至今不能忘怀张国荣,仅仅是因为十年来尚无人与之匹敌。

  有时候我们说:当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他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但吊诡的是,有时上帝为你打开一扇窗的时候又会撤去你的梯子。张国荣的那扇窗来自于他的天赋异禀,但命运迫使他成为一个极度追求完美的人。追求完美则只有痛苦,完美主义几乎是大多数抑郁症的人格病因。佛曰世间三苦: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完美主义者永远沉浸于求不得的无间炼狱,这既能解释为什么张国荣可以获得如此的成就,又可帮助我们想象他内心的煎熬。

  陈凯歌曾经说:“人戏不分,张国荣是做到头了。”这个说法的出处来自于片场中的张国荣犹如疯魔附体,直至拍摄完毕痛哭不止的真实回忆。

  在一个演员的眼中,对戏剧无外乎两种看法,一种是工作,另一种是艺术。张国荣无疑是太在意自己的银幕表演,并用生命苛求其完美的典范。(吴亚滨)

  纪念音乐会隔空对话张国荣

  十年没见你还记得我们吗

  梁朝伟

  3月31日晚,《继续宠爱·十周年·张国荣&10周年纪念音乐晚会》在香港红磡体育馆举行。张学友、梁朝伟、陈慧琳、周慧敏、容祖儿、莫文蔚、许志安、草蜢、古巨基、黄耀明、苏永康、张智霖、张敬轩等到场献唱。梁朝伟隔空对话张国荣,“十年没见,我最想知道的是,你还记得我们吗?”

  综合京华时报记者侯艳新浪报道

  陈淑芬公布重要讯息

  昨天的红馆纪念音乐会在一段张学友演唱的视频中开场,当大屏幕播放时钟画面时,响起了陈淑芬的画外音。陈淑芬之前称将在音乐会上公布张国荣的最后一个讯息,这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昨天的音乐会现场如实进行披露,陈淑芬说:“2003年4月1日晚上6点43分,平地一声雷,打碎了好多人的心,当时在现场的我,还未知道发生什么事,突然感觉整个人轻了,灵魂好似脱离我的躯体一直向上飘,同时听到一个声音对我讲,‘我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啦。’”

  翻唱歌曲致敬张国荣

  随后,黃耀明登台,演唱《玻璃之情》《这么远那么近》。黃耀明说:“哥哥十年前讲了一个大笑话,那一天,这个城市看到我们的偶像就像玻璃一样易碎。哥哥很关心那些在痛苦里、境况不好的人,多谢你,张国荣!”随后张敬轩和容祖儿登台演唱《访问》《我》等歌曲。

  接着,梁朝伟现身红馆,隔空对话哥哥:“要记得的始终都记得,虽然3000多天听不到你的声音,但我们都试着抬头看天空,看看你这位朋友。十年没见,我最想知道的是,你还记得我们吗?”梁朝伟说,他好珍惜今晚的每一刻,让他想起很多跟哥哥在一起的片段:“哥哥刚离世不久,有一次我不小心按错了他的电话号码,传来了他熟悉的声音:请留言”。他说现在手机里还存储着张国荣当年的手机号。


  以上内容来自合作商投稿,内容可能含企业广告宣传性质,相关信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对稿件内容存在质疑,请马上联系我们,我们将迅速作出处理。

图库

更多

网友评论

排行

点击 评论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