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RSS
请选择搜索分类 新闻 留学 专题

女孩与人说话心跳加快浑身虚汗 或患社交恐惧症

发布时间:2012-11-09 19:43 来源:工大在线字号:T|T

  年龄愈大胆子越小 南丰一姑娘害怕和陌生人说话

  专家称其可能是“适应困难症”或“社交恐惧症”

  从小晴(化名)偶尔抬起的头可以看到,小晴是一位非常清秀的姑娘。“我害怕,我害怕跟陌生人说话。”除了母亲,小晴几乎不跟任何人说话。一个从小就是好孩子,小学到初中毕业都是班长的好学生,为何突然变得羞于见人,甚至放弃正就读的中等师范学院,天天把自己关在家里呢?连日来,记者通过小晴的父母、同学和老师,试图走进这个羞于见人的姑娘。“我们只想让她做回正常人。”心急如焚的父母带着她来南昌求医,要让女儿走出阴影,走向阳光。

  初见羞于见人的姑娘

  “我们也不知道,她为何变成这样?”说起眼前的女儿,小晴的母亲杨女士十分不解。杨女士说,小晴从小就很懂事,很小的时候就懂得体谅父母。杨女士说,她和丈夫在县城做生意,比较忙,小晴则经常跑来帮忙,晚上见父母工作很累,她还会过来逗乐父母。上学后,小晴的成绩非常好,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三毕业,她一直是班长,学校老师也都非常喜欢她。

  小晴是南丰县人,今年17岁,虽然见到记者时,她一直低着头,但从她偶尔抬起的头可以看到,这是一位非常清秀、亭亭玉立的姑娘。“我害怕,我害怕见到陌生人。”见到记者,她扯着妈妈的衣角,低头跟妈妈说。在杨女士的劝导下,小晴好不容易“愿意跟记者说几句”。

  不愿见同学的“隐形人”

  记者注意到,小晴说话时,一直扯着自己的衣角,而且还会脸红。2011年,小晴初三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一所中等师范学院。然而,就这一个学期时间,小晴由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变成一个沉默不语的“不合群”的学生。

  有一次,小晴和同学聊天,原本开心地听着同学谈笑的小晴突然觉得自己脸上烫得像火在烧一样,心跳迅速加快,感觉心快要从嘴巴里跳出来了。她迅速跑进厕所,躲在里面直到脸上的红潮退去,她才出来见人。此事之后,因为同学经常笑她,小晴开始不愿意参加集体活动。“同学聚会的时候,同学们都会拿着饮料或酒去敬老师,可我一端起杯子就觉得很难堪,浑身出虚汗,我不想让大家看到那样的自己。”不出席聚会,又不敢告诉父母自己的状况,小晴被父母斥为“不合群”。当然,不理解她的除了父母还有同学。

  慢慢的小晴的朋友越来越少,也越来越孤单。小晴会低着头躲避到角落里听课,下课后就默默地回到宿舍里宅起来。上了半个学期后,小晴像个隐形人一般,从来没有主动联络过以前相熟的同学,就算在校园里遇到曾经非常熟悉的同学,小晴也会悄无声息地“飘过”。

  缺少沟通能力的“怪人”

  “她是一个活泼开朗,成绩优秀的好学生。”记者与小晴初中的老师取得联系,陈老师已经知道小晴所发生的“变故”,并对小晴的这种“变故”十分痛惜。陈老师说,小晴在初中时,是一个阳光、积极向上的学生。而且,初中三年都是班长。

  不过,中等师范学院的同学和老师对小晴的印象却截然相反。他们同学眼里的小晴是“不好亲近”、“冷漠”、“怪人”。“刚看见她的时候觉得她挺文静的,很想和她做个好朋友,但每次和她说话,她都不怎么理睬,性格怪怪的!”同学小方说,这是她对小晴的感觉。此外,记者还采访了另外几个同学,他们也都有同感。学习成绩好是大家唯一肯定她的地方。

  小晴的班主任李老师也发现了小晴的问题。“她总是坐在教室的角落里,周围没有同学的位置她最喜欢,下课铃只要一响,第一个冲出去的肯定是她。”在班主任李老师的心目中,小晴成绩优秀,但是不愿与人沟通是她将来走向社会的最大障碍!

  “另一个原因不知道是否有影响。”在记者的诱导下,杨女士说了另一个原因。杨女士说,小晴初二时,她再生了一个孩子。小弟弟出生后,小晴觉得父母对她有所冷落。“这话是她跟她的同学说的。”杨女士说,我们从没重男轻女的思想,也没觉得冷落了小晴。

  期待小晴做回正常人

  小晴到底患了什么病?昨日,记者就小晴的情况采访了昌大一附院心身医学科的袁也丰主任,袁主任说,从小晴初中到中等师范学院这段时间的变化来看,小晴的个性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由外向变成内外,最终变得羞于见人。不过,由于没有见到小晴本人,暂时不能下结论。从她所表现的症状来看,小晴很可能是患有“适应困难症”或者“社交恐惧症”。不能适应中等师范学院的新环境,导致性格由外向变得内向,最终患上“社交恐惧症”。治愈这些问题,首要是克服过分紧张的自我心理,让自己经常处于松弛状态。

  为了解决小晴的问题,小晴父母带她四处求医问药,并且多次到南昌做心理咨询,心理医生诊断为小晴是患了“社交恐惧症”,需长期做心理辅导和治疗。小晴父母期待她能早日做回正常人。(江南都市报 文/记者徐明 实习生肖文忠)

图库

更多

网友评论

排行

点击 评论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