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RSS
请选择搜索分类 新闻 留学 专题

74批胶囊铬超标,中国食品药品再次面临安全危机

发布时间:2012-04-28 19:05 来源:工大在线字号:T|T

媒体同行的一次聚餐,餐桌上聊起的一条新闻线索,随后的两条微博,瞬间引发中国食品药品的又一场安全危机。不法商家纵火销毁证据,“专家”对如此伤天害理的行径不加谴责,反而给出带有袒护色彩的“科学解读”,令公愤达至沸点。网络上随即掀起对于监管部门的声讨。
  
  几十年前,辉瑞公司高级公关经理沃伦·吉弗说:“商人历来把公司利益放在首位……向公众负责的应该是监管机构的官员。”讽刺的是,这场皮鞋引发的“毒酸奶”和“毒胶囊”事件,至今没有任何公职人员被问责。最终被“问责”的,却是揭开黑幕的媒体人
  
  历史告诉我们,决策者与被决策影响的人们之间距离越远,决策者就越容易失去对自己行为的道德判断。这或许是理解网友口中这个“神奇国度”的一个有效的视角
  
  这是北京媒体同行间再普通不过的一次聚餐,席间大家交流新闻线索,一人说到“工业明胶流入食品药品市场”的调查,顺带还提了“病死猪肉去向不明”的问题。
  
  当晚,《经济观察报》记者朱文强归来,想起聚餐时听到的怪事,将工业明胶变酸奶这一线索编辑成微博发布。10小时后,央视《晚间新闻》主播赵普的手机收到了关于这条微博的短信,他感到震惊,立刻转发。
  
  两位媒体人的无心之举,成为“震源”,引发了又一场食品药品安全危机。
  
  再有想象力的剧作家,也不会设计出这样的情节:让穿在脚上的皮鞋在食品药品安全这场大戏中荣膺主角。
  
  已经在一次次事实撞击中强大起来的国民内心,这一次感到了荒谬的震撼:“我们的皮鞋现在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爬得了高山,涉得了水塘。”
  
  从“毒酸奶”到“毒胶囊”
  
  朱文强和赵普并不相识,但是4月9日这一天,两人不约而同在私人微博上发出关于酸奶、果冻问题的微博。
  
  4月9日凌晨,朱文强将饭桌上的同行交流发到微博上:“今晚群聚扯淡,央视一哥们说,以后你们谁也别吃果冻和酸奶了,大伙问为啥,他弄了一比喻说,哪天你们扔了双破皮鞋,转眼就进你们肚子了。得嘞,我们算体验红军过草地了。末了,这哥们说,其实这才是今年315晚会的重头,可惜片子没播。”
  
  10小时后,拥有百万粉丝的赵普微博将朱文强所发微博进一步发酵:“转发来自调查记者短信:不要吃老酸奶(固体形态)和果冻,尤其是孩子,内幕很可怕,不细说。”
  
  有媒体人立即普及常识:“所谓老酸奶,就是比一般酸奶更加浓稠,其实是奶制品中大量添加工业明胶。工业明胶,就是用垃圾里面回收的破烂皮革之类做出来的。果冻更是如此。这本该是常识。”
  
  几天后,两人不约而同地删除了各自的微博。这令传言变得扑朔迷离。
  
  直至4月15日中午,央视《每周质量报告》曝出“皮革废料所产明胶被制成药用胶囊”的内幕,让此前关于果冻和酸奶的说法不再像是传言。
  
  《每周质量报告》这一天的标题是“胶囊里的秘密”,曝光河北的一些企业,用生石灰处理皮革废料,熬制成工业明胶,卖给绍兴新昌一些企业制成药用胶囊。由于皮革在工业加工时,要使用含铬的鞣制剂,因此这样制成的胶囊,往往重金属铬超标。经检测,修正药业等9家药厂13个批次药品,所用胶囊重金属铬含量超标,超标最多的达90倍。在被曝光药厂中,通化金马是上市公司。
  
  曝光后第4天,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印发了《关于查处部分药品生产企业使用铬含量超标胶囊行为的通知》。
  
  4月21日,卫生部通知召回或暂停使用9家企业胶囊剂产品。“暂停使用”和“召回”等关键词在数日内占据了卫生部各项红头文件。
  
  纵火毁证,息事宁人
  
  事件遭曝光当日下午3时,公安部门赶到时,涉事的河北省阜城县学洋明胶蛋白厂厂房车间突然起火。有媒体记录,当日“见状翻墙进入厂内,强行要求员工开门,消防车随后赶到现场将火扑灭,但此时办公室内的电脑和文件已经化为灰烬”。
  
  警方称,为销毁证据,工厂主不惜了放火。已抓获涉嫌生产销售假劣产品的学洋明胶蛋白厂犯罪嫌疑人8名,其中刑事拘留7名,经理宋训杰为隐匿销毁证据实施放火等犯罪事实也已确认。
  
  来自现场的消息称:“阜城县学洋明胶厂老板宋海新的三弟叫宋河新,在河北沧州也开了一家明胶厂,亦名学洋,现改为金箭明胶。”在阜城采访的媒体获悉,宋海新的四弟宋江新,供职于当地政府机关。几天后,宋江新被证实是纵火指使者。
  
  4月21日,河北省阜城县学洋明胶蛋白厂问题处置工作领导小组通报,学洋明胶蛋白厂纵火案主要涉案人刘爱国被抓获。
  
  官方通报显示:4月15日中午,中央电视台《每周质量报告》节目播出后,为销毁证据、逃避打击,宋江新(原阜城县王集乡人大主席,学洋明胶厂法人代表宋海新之弟)电话指使这家企业的职工刘爱国赶到厂区纵火,销毁了电脑、账本、文件。随后,刘爱国从工厂后门逃离现场。目前,涉案人员宋江新已被开除党籍、行政开除,宋江新、刘爱国已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然而金箭明胶在阿里巴巴网站上的经营仍在继续,并贴出尚未过期的生产许可证、自理报检单位备案登记证明书以及食品卫生许可证等。
  
  点开“供应明胶食用明胶药用明胶工业明胶骨胶热熔胶水解胶原”的链接,可以看到金箭明胶的用途介绍:“药用明胶用于软硬胶囊、片剂糖衣、止血海绵等;食用明胶用于肉皮冻子、肉食罐头、果冻、糖果、果奶、奶粉、香肠、火腿、粉丝、雪糕、蛋糕、酒类澄清、方便面、生物制品、保健食品等;工业明胶用于砂布砂纸、火柴、墨、橡胶填料、工艺品粘贴、木器家具、皮革上光、染织上浆、冶金镀液、纸钞涂质、化妆发胶、鱼禽饲料等;水解胶原蛋白广泛应用于医药、食品、化妆品、保健品等行业。”
  
  在河北阜城县火灾的灰烬中,一位记者找到了一张焚烧剩下的记事本,记有北京三元乳业有限公司的厂址与电话,但北京三元回应称其使用的是进口明胶。
  
  卫生部的第一反应并不是明察秋毫。4月19日,卫生部全国合理用药监测系统专家孙忠实在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时说,1天吃6个胶囊,1天3次,1次2个,没有吃掉多少铬。所以,要冷静,不要恐慌,不要把药用空心胶囊铬超标说成很大的危害。
  
  翌日,有媒体打出《日服六粒毒胶囊没事?要不,专家您先请!》这样的标题,表达公众对专家不顾科学的“息事宁人”之愤。
  
  祸及药品,众人沦为群盲。病人舍弃胶囊,单食药粉。专家再度出现:只服药粉,不服胶囊是不科学的。甚至有专家以“铬是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来安慰人心。
  
  也是在此时,网络中要求问责有关监管部门的呼声四起。
  

图库

更多

网友评论

排行

点击 评论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