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RSS
请选择搜索分类 新闻 留学 专题

国乒60年浪漫的事:王楠收万朵玫瑰 文体结合不少

发布时间:2011-12-20 13:47 来源:字号:T|T

  最浪漫的事儿

  文/宋斐

  有多少乒乓,就有多少爱;

  有很多爱,却不一定有很多浪漫的事儿。

  中国乒乓球队里的爱情故事,有轰轰烈烈的,也有水到渠成的,但大多是朦胧的、过程难以考证的。但不论是在革命的年代,还是在开放的年代;不论是拥有校园模式的外壳,还是现实得不能再现实的形式,这些爱情故事都是以中国乒乓球在近六十年的跌宕起伏作为背景。

  因此在这些浪漫的事儿里,不管是徐寅生和陈丽汶的相濡以沫,还是蔡振华和黄胜的一见钟情;不管是刘国梁和王瑾的青梅竹马,还是近期才从幕后走到台前的王皓和彭陆洋的日久生情,都深深地埋下了一段耐人寻味的线索——爱与集体的矛盾。

  有时候,两者截然对立,水火不容;有时候,两者彼此呼应,皆大欢喜。

  有时候,爱被看做是“鸦片香水”,它是毒药,会上瘾,于是在形式上被“明令禁止”,但有时候,谁也不能否认爱的力量和爱的疗效。

  有时候,因为爱,他们双宿双飞,有时候“爱的代价”,会把他们推向风口浪尖……

  这条线索若隐若现,时强时弱,但总是存在,它存在一天,就值得讲述一天,特别是在公元2010年情人节即将到来的日子里。

  六七十年代

  背景

  在“三年自然灾害”和“严重困难”时期,1959年容国团首获世界冠军,1961年中国成功举办第26届世乒赛,中国队夺得世乒赛三项冠军。毛泽东对徐寅生“关于如何打乒乓球”一文做出批示:“讲话全文充满了辩证唯物论,处处反对唯心主义和任何一种形而上学。”要求广为印发学习。那时,中国乒乓球队的世界冠军是中南海、人民大会堂的常客。据徐寅生回忆,他曾先后四次接受毛泽东接见,而周恩来、陈毅等领导人,则经常为球队壮行。

  在当时的大背景下,制造了“精神原子弹”的中国乒乓队明星成为老百姓心目中的英雄。

  代表:徐寅生/陈丽汶

  徐寅生在自传《我与乒乓球》中写道:“1967年,体委系统一片混乱,乒乓球集训队也瘫痪了。队员们没事干,有的整天打扑克;有的在房间里装上电炉子弄吃的;也有的靠拍照、洗相片打发时光。我也就在这个时候交上了朋友。”

  这个“朋友”叫陈丽汶,来自上海,自幼喜欢跳舞,12岁来京,在北京舞蹈学校锻炼了七年,主演过大型舞剧《鱼美人》,还演过“文成公主”。两人交往后不久,徐寅生被打为左派,他给陈丽汶写信,意思是前途难卜,两人不要再来往了。但陈丽汶反应激烈,不但继续交往,还和批斗徐寅生的造反派激烈争吵。

  1968年,30岁的徐寅生和24岁的陈丽汶结婚。回忆起两个人相濡以沫的大半生,陈丽汶觉得最浪漫的一件事儿,就是在徐寅生30岁生日的时候,她写了一封信,并且塞了两颗糖在信封里,请人转交给被关押着的徐寅生。

  而在晚辈眼中,2007年6月14日,徐寅生69周岁生日聚会上,陈丽汶在徐寅生“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的歌声中翩翩起舞的那一幕,也是浪漫的经典。

  其他

  这一时期,乒乓国手们的爱情有队内结合也有自主选择。像姚国治和仇宝琴、郗恩庭和林美群、李赫男和艾立国等都是队内发展。而队外结合的也大有其人:李富荣的妻子张予懿是舞蹈演员、邱钟惠的丈夫韩模宁是水电部工程师,张燮林的妻子殷佳珍是田径运动员。

  八十年代

  背景

  这个时期,中国社会的变迁已经与“改革和开放”两个字眼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中国的竞技体育也以一种全新的形象展现在老百姓面前。女排五连冠、许海峰射落奥运首金、李宁扬威体操赛场、聂卫平加冕“棋圣”……他们与中国乒乓球队的冠军们一起,构成了中国老百姓的“大众偶像”。尽管在开放的年代,乒乓球在中国的整体影响力稍有下降,但由于第36届世乒赛,中国队囊括七项冠军,乒乓明星们的绝对偶像地位却丝毫没有动摇。

  代表:蔡振华/黄胜

  关于蔡振华与黄胜的爱情故事和婚姻生活,本刊在2005年第1期杂志中已做详述。如果按社会通用的浪漫标准来衡量的话,黄胜的评价是:“老蔡好像没做过什么浪漫的事。有时候忙得连我的生日都会忘了。”十几年前,蔡振华在黄胜生日那天捧回了一大束玫瑰,后来又坦白说,那是徒弟国梁给提的醒。

  让黄胜特别开心的话,蔡振华倒也说过,比如有一次她看中了一样稍微贵一点的东西,发短信征求意见,蔡振华马上表态:“只要你喜欢,就是我的标准。”其实他心里很清楚老婆是一个节俭自制的人,买东西绝对不会超出自己的承受范围。

  而黄胜的浪漫也属于实在型的。到家里吃过饭的朋友,都知道黄胜厨艺一流,最近一年她又多了一门手艺——自制各种口味的饼干蛋糕。因为蔡振华早餐时喜欢吃几块点心,于是黄胜四处学艺,甚至为了点心的作法自己开车到天津取经。

  1989年在意大利出生的蔡宜达,现在已在电影学院读大二,偶尔会登台演出,对黄胜来说,夫妻俩一起去看儿子的表演,就是最浪漫的事儿。

  其他

  这个时期,队内有不少“日久生情”的结合,其中曹燕华和施之皓的结合就曾羡煞旁人,其余的还有像李振恃和张立、惠钧和李惠芬、许增才和陈子荷。队外结合的也不乏其人,郭跃华的妻子是体操队教练,黄飚的妻子邱红曾经是艺术体操运动员。在这个年代,跨国恋开始萌芽。比如耿丽娟和罗马尼亚裔加拿大乒乓选手皮特结合,陈新华找了英国太太,并代表英格兰参赛。当然,最为轰动的当属“安焦恋”的主角焦志敏和安宰亨。

来源:《乒乓世界》杂志

图库

更多

网友评论

排行

点击 评论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