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RSS
请选择搜索分类 新闻 留学 专题

奢侈品腐败进入成熟市场期 供销循环隐约形成

发布时间:2011-11-26 02:16 来源:字号:T|T

广州大学生兼职

广州大学生兼职

  经过十余年的发展,奢侈品腐败已经形成一套成熟的模式,秩序渐生。除了奢侈品类型相对固定以外,收受方式、物品流转、最后流向等等都已有迹可寻 工大在线

  利用奢侈品来进行贿赂的现象,在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廉政与治理中心主任程文浩眼中,已有一段时间,但如今的蔚然成风却着实令其感到惊讶:“近几年,利用奢侈品变相腐败的迅猛势头让人生畏。” 工大在线

  《方圆》记者查阅了近年来被判刑贪官的案件材料,发现大量贪官都身陷奢侈品腐败的泥潭之中。2009年至今,全国共计有18名省部级官员被判刑,在半数部分公布财产清单和受贿清单的人之中,几乎每一个腐败案件中都有奢侈品的影子。  

  北京市房山区检察院反贪局局长王建明同样见证了奢侈品腐败的泛滥。房山区检察院反贪局去年查办了20起行贿受贿案件,其中有4起案件涉及奢侈品,以奢侈品行贿受贿的有2起。而几年前王建民刚任反贪局长之时,房山区还没有奢侈品贿赂的情形。 

  王建明说,奢侈品腐败出现在房山这样经济实力还比较薄弱的地区,本身就是警示,这说明奢侈品腐败已然成风。而根据近年来房山地区贿赂案件的比例在增大的情况来看,奢侈品腐败也许还会增多。 

  落马官员的奢侈品展览室 

  奢侈品对于官员的诱惑,从许多案例中都可窥一斑。 

  例如路易威登的超级粉丝: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原主任、党委副书记戴国森。两年前落马后,办案人员在其家中搜出了数十个高档女式LV包,价值数十万元。戴国森因此以“戴包包”的大名迅速走红。 

  除了高档箱包,名表也是贪官的心爱之物。 

  于2011年7月19日被执行死刑的浙江省杭州市原副市长许迈永留下了一张受贿清单,清单中有大量珠宝和名表:价值13万元的百达翡丽手表、24万余元的江诗丹顿男女对表、3.93万元的卡地亚男表。 

  与此同时,7月受审的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大石街街道办事处原主任、党工委书记黄标,也曾坦言收受了一块价值8.7万元的劳力士表。 

  大至许迈永这样的省部级领导、小至黄标这样的芝麻贪官,对奢侈品的渴求和喜爱却惊人的相似。近几年来,几乎所有“落马”贪官的财物清单中都有一两件镇宅之奢侈品。 

  辽宁省沈阳市原市长慕绥新有一对伯爵情侣表,是行贿人送给其夫妇的“结婚纪念物”,价值26万元。 

  2008年6月,被称为海南第一贪的海南省文昌市原市委书记谢明中的赃物被展出,其中一只天价表劳力士“满天星”夺人眼目,其估价竟高达40万元。  

  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司法局原局长文强更是奢侈品腐败的集大成者,办案人员仅在其一处住宅就搜出名酒181瓶,价值53万元;金银首饰56件,价值12万余元;手表24块,价值53万余元;名牌服饰不计其数。文强手上经常戴着一只劳力士表,经估价,仅此一只就价值11万元。 

  奢侈品腐败走过两个阶段 

  通常人们认为,奢侈品进入中国应以1992年路易威登在北京开设第一家分店为标志,这样算来至今刚好二十年。从特点上看,奢侈品腐败可以十年为界线划分为两个阶段。 

  初期代表为1999年被捕的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其家中的奢侈品几乎囊括了当时所有入驻中国的外国奢侈品品牌。除无数名牌服装、金银饰品以外,最昂贵的是15只劳力士和1只帝舵表,均价在数万元以上,胡长清最喜爱的一只劳力士钻石男士手表价值高达30多万元,甚至比当时其居住的私宅还值钱。 

  2001年慕绥新、马向东、王怀忠又接连步入奢侈品腐败的道路,慕绥新等三人的赃物拍卖会甚至演变成了奢侈品展销市场,成为我国奢侈品腐败问题出现二十年来的第一个高潮。 

  这一阶段的奢侈品腐败特点是,腐败对象级别高,一般都是厅局级以上;奢侈品数额小、品种新,官员以收集各式各样的奢侈品为乐,在奢侈品的品种上一再推陈出新,而对于数量并无太大追求。 

  这些特点与当时奢侈品刚刚为中国人所认识,普及度不高,只是流行于上层社会有关。 

  然而接下来,越来越多的官员加入到奢侈品腐败行列,奢侈品的数量及其价值也不断上升。胡长清家的奢侈品总价值不过百万,而2003年的“慕马案”赃物拍卖会上,慕绥新琳琅满目的上百件奢侈品拍出了420万的高价。 

  及至文强,其奢侈品混合着文物能堆满好几间屋子。光是名牌烟酒就足以独辟一间房间堆放,一瓶限量版的”皇家礼炮50年”(著名威士忌酒品牌)就值8000美金。文强一人拥有20多辆豪车,从法拉利、玛莎拉蒂到宾利,无所不有,价值不可估量。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廉政建设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言对《方圆》记者表示:“经过10余年的试探和塑造,奢侈品腐败已经形成一套成熟的模式。除了官员喜爱的奢侈品类型相对固定以外,奢侈品腐败的方式、流程,从最初购买到最后流向都已有迹可寻。 

  简言之,奢侈品腐败进入成熟市场期。 

  奢侈品类型逐渐固定 

  前段时间,在新浪微博上名为“花果山总书记”的网友因为为官员鉴表而名声大噪。他根据鉴表经验总结了“官员最爱的五大名表”,他表示,西方的名表品牌很多,但官员钟爱的也就这么几款。 

  事实上,不只是手表,包括服饰、箱包、车等等种类的物品,中国官员都形成了喜爱的固定的类型和品牌,一些在国外并非顶端的品牌却在中国也进入了这个顶级名单,不少网友根据网上的案件资料都进行过细致整理。 

  除此之外,综观官员和奢侈品之间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量体裁衣”,官员职务高低与其涉案的奢侈品类型相对也是固定的。多大的官喜欢多贵重的奢侈品,行贿人也相应地送多大的礼。虽然是奢侈品,行贿人和受贿人也讲究“奢侈有度”。与之相适应的,流行于官场的奢侈品礼品也划分为两大类型:张扬型和温和型。 

  张扬型,奢侈品中的极品,只有位高权重之人才能驾驭。豪车中法拉利、宾利均属此类,名表中的百达翡丽也属此类。张扬型奢侈品不仅昂贵,而且少见,比如瑞士的百达翡丽表,在低级别贪官的罚没清单中几乎绝迹,而刚刚执行死刑的浙江省杭州市原市长许迈永曾拥有一只;法拉利、宾利等车也只有涉黑的文强“有幸”占有几辆。 

图库

更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