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RSS
请选择搜索分类 新闻 留学 专题

做中国资本市场第一刊

发布时间:2011-12-20 18:21 来源:字号:T|T

  海内外的创业活动频繁现身,提升创业环境的同时,也与早期投资的兴起密不可分。

  2011年11月11日,在不少青年男女忙着派对狂欢世纪光棍节之夜时,80多个年轻人聚集在深圳南山科技园的一座大楼里,开始了他们的创业之旅。互联网行业里的产品经理、设计师、营销人员和创业爱好者聚集在一起,在周末54个小时之内形成创意、组建团队。这个夜晚,他们将“停止空谈,立即行动”,从零开始实践自己的创业理想。

  创意速配
  11月13日,周日,活动最后一天的傍晚。欧阳国栋疲惫地歪在椅子上,等待最后的陈述阶段。当组织者向他介绍了一个观众可以作为陈述对象时,他顿时恢复了精神,滔滔不绝地介绍起自己的创意,并询问是否有购买意向。在IT外包服务业有5年开发经验的欧阳国栋,通过柴火创客空间的深圳DIY兴趣小组得知了此次活动,他的想法是收集和整理家族的历史,做成一本家谱,让后人知道前辈的人生经历和故事。这个想法得到了另外两个伙伴的支持,他们一起设计了商业模式,其中来自腾讯的项目管理经理负责制作PPT,一个原先做市场的组员则负责制作财务计划。
  活动结束,欧阳国栋的小组获得了第二名。“我连续两天都没睡好,身体已经累到极点了,还好演讲过程很顺利。”说起这次活动,他认为创业周末对个人来说是一次艰苦的历练,但却可以学到如何将一个创业点子具体成一个商业计划,在激烈的讨论和碰撞中发现火花。
  这是一个典型的创业周末参与者的经历。只是,不同于一般商业计划大赛,选手需要事先准备商业计划书甚至成型产品,创业周末的活动完全是零门槛的头脑风暴,参与者只要到现场口述一个想法就可以了。就算没有任何创意,也没关系,或者只是单纯阐述自己遇到的问题,看看在场的参赛者可不可以解决,或者被其他人的创意所打动,以一己之长加入对方的团队。哪怕参与者什么都不想说,在这儿也能认识一帮同样志在创业的朋友。
  明的创意是在游戏软件中融入理财的知识。在周六的演练中,导师建议他要让想法更加“简单和核心”。于是,他暂时放下了自己的创意,加入了张扬的小组—为营销人员开发一个客户关系维护软件。虽然自己的想法暂时没能继续进行,但他仍然感谢这次活动,因为以前只是空有想法,创业周末则提供了把想法变成实践的环境,与导师和同伴的讨论可以修正创意,也能激发新的火花。
  在这次创业周末中获得第一名的是Mitch小组的APP应用程序“什么菜”。老外来中国点餐的时候,通常搞不清楚菜名所具体对应的食物,有了这个手机应用,只要输入菜名或者对着菜单拍个照片,就可以查到菜的详细英文解释。Mitch小组的两名成员都有10年以上的工作经验,已经做出了应用程序的演示,并在街上找人体验,完善产品的不足。作为此次创业周末的导师和评审,晨兴创投的谢飞也看好“什么菜”,不过由于创业周末只是商业计划和团队的形成阶段,未来还需要几个月才可能正式推出产品,主要投资于早期项目的他目前并没有投资计划,但是会关注团队的后续进展情况。
  获得了评委好评的“什么菜”,同时也赢得了组织者为优胜者准备的200美元亚马逊优惠券、40小时免费网页设计、价值5000美元的企业法律服务和Kauffman基金提供的公关推广服务。如果Mitch团队能在亚洲区的创业周末胜出,将赴新加坡Demo Asia大会进行展示,而新加坡的优胜者更可以去美国旧金山参加Launch Conference,面对广大投资者和媒体进行宣传。当然,再丰厚的“奖品”也比不上看着自己的创意一点点接上地气并最终实施的满足感。

  创业活动本土化
  这是创业周末(Startup Weekend)第一次来到深圳。一年前,创业周末首次踏足中国,先后在北京和上海展开了活动。创业周末本身是一个总部位于西雅图的非营利组织,获得了世界上最大的致力于创业发展的基金会美国Kauffman的支持,在世界各地举办类似此次深圳的活动。虽然风靡全球,但由于其公益性质和规模逐步扩大,总部对各地活动的支持力度有限,本地化的赞助和导师资源通常需要志愿者自己去挖掘。当然,总部也会对各地的财务和活动流程进行监控,同时派人到当地甄选“加盟者”,拓展项目。
  由于已经积累了一定的品牌效应,创业周末通常都能聚拢一定数量的投资人,而零门槛的活动形式则可以激励更多人参与进来,在导师机制的辅助下,把空谈变成实践,帮助创业者找到团队伙伴。据统计,八成参赛者在周末过后仍会和自己在活动中的团队继续合作,36%的创业项目在三个月后仍然继续进行。目前创业周末已经在115场活动中帮助超过1.5万名创业家实现创业梦想,并助力560多个创业合作项目顺利启动。
  从美国移植过来的创业周末可以提升本土的创业氛围,但也存在着一些水土不服。本次深圳活动的三名组织者中两名是外国人,一人来自香港地区,他们都有热情和才华,但对本地商业习惯和思维方式的理解有限,因此宣传渠道、导师资源以及活动规模都存在一定的不足,也无法充分挖掘活动的影响力。此外,由于最后的比赛是在美国进行,美国评审对中国国情的理解毕竟不如本土,这也给国内的参赛者带来了一定的挑战。在后续的项目投资和培育上,美国的早期投资机构多,而国内则少有投资机构与其对接。
  TMT行业由于创业门槛较低,成为创业者和投资者汇集之地,除了漂洋过海的创业周末之外,一些本土人士也发起了类似的活动。创立于北京的3W咖啡由一群热爱互联网、致力业内交流的人士通过微博发起,为互联网人士提供展示、活动、聚会、培训、交流、休闲、商务宴请的场所。由于其百名股东均是业内资深人士,再加上良好的行业交流氛围,吸引了许多互联网创业者来此栖息,也成为了风投和天使投资人出没的场所,促成了不少投资机会。同类型的组织还有车库咖啡。目前,3W咖啡的上海、深圳、珠海分店也已经在筹备之中。

  早期投资兴起
  各种创业聚会和活动频繁亮相的背后,是投资机构对极早期、初创以及早期项目日益浓厚的兴趣。国内投资种子期和初创期项目的通常是天使投资人和天使投资机构。在天使投资机构中,一种是依托发起人产业背景的项目孵化机构,比如创新工场和联想旗下的联想之星,除了项目孵化,也会进行一些种子期投资;另一种就是专业从事天使投资的创投机构,如泰山天使、险峰华兴等。
  一些TMT领域的天使投资人,如薛蛮子、雷军、周鸿、蔡文胜、徐小平等已成为创业生态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相比以前单打独斗,现在的天使投资逐渐向基金方向转变,天使投资越来越专业化和规模化,如徐小平创办了真格天使基金,蔡文胜成立了“创业园”,周鸿则联合其他投资人设立“免费软件起飞计划”,雷军也成立了天使投资基金顺为基金(附表)。12月初,真格基金与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宣布将合资成立新的真格基金,专注于天使期的创业项目,计划在两年内投资上百家早期创业型企业。创新工场旗下两只基金总规模超过3亿美元,实力完全能够支撑创业企业进入成长期融资甚至Pre-IPO阶段。天使基金虽然规模相对VC较小,不过具有行业人脉的投资人在项目来源方面具有先天优势,而基金的成立也可以使投资链延伸至VC阶段。
与此同时,创投机构也开始向早期甚至种子期投资转移,以获取更好的项目和更优惠的投资价格。在投中集团10月底的投资年会上,德同资本、红杉资本、凯鹏华盈,以及本土的同创伟业、深创投等都表示将加强早期及细分领域的投资,以应对行业竞争的加剧和顺应VC价值的回归。


  此外,创投机构还展开了对极早期投资的探索。2011年11月4日,专注于TMT中早期投资的凯鹏华盈(KPCB)推出了自己的创业周末活动“Thank God It’s Friday”,由凯鹏华盈管理合伙人周炜亲自主持。这项创业周末活动成为KPCB接触极早期项目的重要途径,并将以种子基金投资其中意的项目,投资规模约数十万美元。联想也成立了联想之星创业联盟,在联想投资、弘毅投资之外进行投资链的早期项目补充。■

图库

更多

网友评论

排行

点击 评论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