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RSS
请选择搜索分类 新闻 留学 专题

高中生自拍自导自演励志影片展现90后内心世界

发布时间:2011-12-31 12:56 来源:字号:T|T

  电影画面中出现中学生喝酒、抽烟、打架等镜头,这些穿着校服的学生还说着“我们现在欺负人,以后出了社会不就被人欺负咯”、“我可以为你卖命,但不代表你可以卖了我的命”等个性的语言。这部时长1分20秒、自称“中国首部中学生摄制作品”的电影预告片日前在网络迅速走红。

  自编、自导、自演,一群深圳90后高中生想通过拍励志电影的方式传达“每个人都有过的叛逆青春期”,希望影片让更多的人关注、引导、帮助那些处在青春叛逆期的孩子,同时更了解部分90后的真实内心世界。

  尽管影片《双煞》最终是否能够拿到“准生证”目前尚是未知数,但这群中学生仍在努力完成电影的后期制作,因为对他们来说,这不仅仅是一部电影,也是一个梦想。

  “我们要告诉社会‘90后’不是浑浑噩噩一代”

  “预告片里多是打架、喝酒等场面,但其实整个电影是非常正面的,写实是这片子的筹码,通过它可以了解部分中学生的内心世界。”深圳信息学院大一学生林宏胤很认真地说,他是电影《双煞》剧本的写作者及男一号。

  林宏胤告诉记者,今年5月,还在龙岗东升学校读书的他萌生了写一个与青春叛逆有关的故事的想法。“无论是电影还是什么,描写反映出来的中学生几乎都是正面形象,其实每个学生都有青春叛逆期,我也见过身边一些同学抽烟、喝酒、打架、逃课甚至拉帮结派。”林宏胤说,他想通过故事给予叛逆期的学生以励志力量,让更多的人关注、引导他们、不放弃他们,同时告诉社会“90”后不是浑浑噩噩的一代。

  于是一个多星期后,“熊哥”、“乐哥”的故事“出炉”,这两名中学生都是学校里闻名的“老大”,泡夜店、打架、逃课、抽烟样样做过,其中的“乐哥”越来越沉沦,但“熊哥”经过一系列刺激和自省后,走上阳光之路。林宏胤说,故事虽有虚构成分,但很多素材是自己的经历或听来的身边故事。

  随后,林宏胤还制作了一张海报率先在微博上发布,并称会拍一部校园电影,讲述从年少轻狂迈向成熟的过程、经历的酸甜苦辣。这条微博发出后,短时间内被转发2万多次。一些感兴趣的朋友纷纷报名希望加入电影拍摄。

  另一名带着电影梦的深圳第二高级中学学生黄晓龙找到了林宏胤,最终敲定了《双煞》的拍摄计划:黄晓龙担任导演、林宏胤和其同学曾伟乐担任主演,另外还有60多名演员,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中学生,而其中十多名学生还是从100多报名参演的中学生中选拔出来。一些亲戚、老师、长辈也来友情客串。

  拍摄过程“痛并快乐着”

  拍摄是在今年暑假进行的,这些怀揣电影梦的中学生,在骄阳下找拍摄场景、赶工期辛苦拍摄,“我们大概拍了三四个月时间,六十多个场景,拍摄、化妆这些所有工作都是我们自己完成,因为租借的拍摄机器很贵,只能一场接一场地拍,尽量缩短拍摄时间。即便如此,因为没有足够的钱租机器,拍摄还中断了一两次”。黄晓龙说,那段时间,自己经常每天只能睡两到三个小时,有时饭都顾不上吃就要往另外的拍摄场景赶,而拍摄团队的其他成员也都很辛苦。

  黄晓龙告诉记者,拍摄中的困难除了经费外,就是演员的专业性问题,“大家热情都很高,都很辛苦,但因为基本上都不是专业演员,给拍摄带来很大困难。我想把每个镜头都拍到最好,因此对演员要求很严厉,有时一个简单的镜头会要求拍很多次,那段时间我应该是团队里最不受欢迎的人,但看到拍出来的效果后,同学们也都理解了”,黄晓龙说,一场两名演员讲笑话、时长1分钟的戏,他们反复拍了近4个小时才满意。

  回忆起当时的拍摄场景,林宏胤也觉得“痛并快乐着”。他说,为了拍一个日出的镜头,他们曾凌晨3点钟起床;也曾为了拍一个地铁场景两三分钟的戏,换乘了二十多个站。“我上大学军训前一天还在拍戏,很辛苦,但很值得,这个片子对我影响很大,让我长大、成熟了很多。”

  很多参与影片拍摄的学生还正在念高二或高三,这是否对他们的学习带来影响?黄晓龙告诉记者,他会尽量在学习和拍电影之间做出平衡。父母起初很反对他拍电影,还曾反锁房门阻止他出去,但后来被他说服,“这是我们中学生亲力亲为拍摄出来的电影,是完成我们的一个梦想,况且从策划、拍摄、后期整个过程对我锻炼很大,也让我学会跟社会如何打交道,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让黄晓龙坚持完成这部影片的动力还有一个,便是他曾经的好友。他告诉记者,这名初中与他形影不离的好友是很多人眼中的“坏孩子”,因为他抽烟、跟父母争吵甚至拿东西砸父母,“我曾劝过他,但没奏效,最终他没有从叛逆中走出来,一个好朋友离我越来越远,这件事对我影响很大。我想通过影片影响更多处在叛逆期的朋友,不要被叛逆吞噬,而要重新规划人生。此外,家长、老师、长辈也要更多地关注、关心这些叛逆期的朋友。”

  期望影片能进电影院播映

  《双煞》的预告片目前已被点击超过14万次,目前片子还在紧张地进行后期制作,这其中的艰辛也让黄晓龙难忘。

  他告诉记者,为了找片子的剪辑地以及后期制作的支持,他和制片人叶光程等人联系了不止100家的后期制作单位,打了1000多通电话,“跑了一座又一座大厦寻求帮助。”

  记者了解到,《双煞》花费已经超过数万元,目前后期费用也在增加,这其中多是家长支持。“我们现在自己的零用钱能省就省,你看我的鞋破了,但舍不得买新的,因为想着后期还有很多项目还需要钱。”黄晓龙说。

  对于《双煞》的未来,制作团队表示最希望能够进入电影院播映,目前他们也正在积极准备申请播映许可证。“如果不能实现,也希望能作为独立电影在各种新媒体上跟观众见面。”林宏胤说。而对于《双煞》是否能够收回成本或盈利,制作团队也表示,“其实这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通过这部电影完成他们的电影梦。”

图库

更多

网友评论

排行

点击 评论 关注